那个通常被称为勒芒耐力赛或WEC的比赛,有着耐力赛的特殊性质,以及一些更加宽松的规则,使得制造商可以天马行空,跳出束缚来做出奇思妙想。从三角形的日产,到勒芒赛道上疯狂的Mini,这是这些车里最好的(至少,这是我们的想法)!

日产ZEOD RC “三角翼”

我觉得很容易就能看出这辆车疯狂在哪:设计师好像误以为他们的任务是搞喷气式战斗机,而不是汽车了。严肃点来说的话,选择这种设计是为了减少阻力并制造出最高效的赛车,或者说,正如它的名字, “零排放按需赛车”。

这台混合动力电动赛车有两台电机,产生220千瓦(295马力),还有一台1.5升日产涡轮增压发动机,进一步提供400马力。内燃机仅重40公斤。

这辆车只成功了一半。它是第一辆跑完勒芒赛道上跑完一圈,并且在纯电力驱动下达到300km/h的赛车的。但它在比赛中从未取得太大成功,并且由于比赛规则改变,2017年往后该项目被搁置。

法拉利250 GT “Breadvan” (“面包车”)

大多数人听到面包车,都会想到……想到大众的某些车型,但肯定不会想到法拉利,尤其不会联想到超级知名的250GTO,然而它的确存在。虽然这并不完全是原型车,但是我还是把它写进这篇文章了。因为在当时,勒芒耐力赛的分组和现在不一样,而且这台车太酷了,不写不行啊。

为了让Giotto Bizzarrini和Piero Drogo外观魔幻的作品Scuderia Serenissima,与更新后的法拉利250 GT0竞争,两人安装了GTO的更强大的发动机并开发出空气动力学性能更好的车尾。(译者注:原作者强调这里有双关语。原文用“bizarre奇怪的”这个词来形容Giotto Bizzarrini的作品,很巧,晃眼一看,bizarre的拼写包含在了Bizzarrini这个姓氏中。Scuderia Serenissima意思是“稳定的小蜥蜴”。)

虽然它的外观可能引起争议,但整个车是在传奇车型GTO的基础上改进的。的确也超越了勒芒赛道上的所有GTO。然而,一个破碎的传动轴使车队被迫在比赛最开始四个小时退赛。意大利媒体将其称为“小卡车”,而英语媒体则将其称为“面包车”。

凯迪拉克 “LE MONSTRE” 195(法语,“魔鬼”)

这辆车是美国天才Briggs Cunningham把一对儿凯迪拉克Series 61买回去的结果,一台是原厂状态,一台是……呃,没那么原厂。后者最终被法国粉丝昵称为“La Monstre”,怪兽。车身下方是接近原厂是凯迪拉克底盘和5.4升V8发动机。但是车身,就完全被改变了。

Loading...

Le Monstre是在诺思罗普·格鲁曼的飞机工程师帮助下制造的,在一个用于慢速飞行的风洞中测试了比例模型并对获得的数据进行了简化后,他们进行了流线型设计以改善空气动力学效率。

AUDI R10 TDI

所以这看起来并不那么疯狂,即使对于LMP1赛车来说也不过分。但是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引擎,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为它提供动力的燃料......是柴油机!是的,这款勒芒原型车的动力与你父亲的斯柯达相同,或者如果他很有钱,那就是奥迪Q7。在这种情况下,它们的发动机一部分是相同的......

但这不仅仅是一个实验:R10在48场比赛中赢得了36场比赛,其中包括2006年至2008年的三场勒芒胜利。得益于柴油机的使用带来了更好的燃油经济性,并结合当时的规则,使得它一举夺魁。更不用说一台在勒芒获胜的柴油车带来的公关价值了。

2010年奥迪再次赢得了耐力赛——这次是搭载5.5升V10柴油发动机的R15。即使我讨厌柴油车,我不得不承认它们很酷。

标致908 HDI FAP

2007年首次亮相,并于2009年在勒芒夺冠,标致以自己的柴油怪物打破了奥迪的连胜纪录。908由5.5升双涡轮增压V12发动机提供动力,迸发出730马力和1200牛米扭矩。

这辆车并不算特别的,但重要的在于,标致不仅是可爱小掀背车的制造商,也是赛车运动的重要参与者。

MINI MARCOS

是的,实际上它是一台MINI。Marcos Mini本身就是一台很酷的车——一款光滑的双门轿跑,玻璃纤维车身重量仅为476kg,采用mini的运动装备。它就是平地一声雷,至少在60年代是。

一些喜欢Mini Marcos的法国人,用经过调校的BMC拉力赛车发动机来配合变速箱和限滑差速器,让它参与勒芒耐力赛。这辆车是1966年唯一一辆完成勒芒的英国赛车,排名第15。

日产GT-R LM NISMO

大约60年代以来,几乎所有正规的赛车都是中置后驱。2014年,日产首席设计师Ben Bowlby被告知在他们的下一辆勒芒赛车上“不要复制奥迪”,并决定不再循规蹈矩。

他决定将引擎转移到前面——好吧这很激进,但很多跑车仍然谈前驱色变。更为激进的是,为它提供动力的3.0升双涡轮增压V6发动机将所有动力传递给前轮。:o

据Bowlby的说法,根据规定,LMP1汽车车尾的尺寸有限制,导致整体空气动力学效率低下。 他说:

“所以我们想:为什么不从车头的规则下手,制造一台车头处下压力很大的车?这不仅在规则内给予我们更大的自由,而且产生前部下压力更为方便,还只需要更少的牵引力。由于车头完成了大部分工作,我们可以配平尾翼,节省更多牵引力,这在勒芒非常宝贵。“

它仅在2015年参加勒芒拉力赛,但是有三辆车参赛。其中两辆是由于机械故障DNF(do not finish,未能完成比赛),另一辆未能完成最少的圈数(276),而没有被排名。

Loading...

翻译自Adrian Pawli发表在SECOND GEAR的文章:“7 CRAZIEST PROTOTYPE CARS EVER SEEN AT LE MANS”。

New Love food? Try foodtribe.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