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的一件趣事

我看到的一件趣事

上周日,我开M1测试了一下。那天早上有点冷,天空很亮,不过稍有些雾,路上的车也不多,一切都很顺利。我开的本田NSX是新款的,比不上詹姆斯·梅的那辆NSX。

虽然这辆车不是特别快,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有辆标致车的女司机一直在前面挡着我。其实很容易看出来,这位肥硕的女司机,跟她身旁同样肥硕的一位乘客,就好像是前一天在伦敦搞了女性反特朗普游行一样,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她就以69迈的速度在外车道上开着,比伦敦规定的最低速度还要低一迈。

多年以来,女性已经认识到了在落后保守的观念中,女性自身一直以来都夹杂在国家、边界以及种族问题的冲突争端。而现在,女人们在特拉法加广场上展现出了自己的团结与行动,这让这位女司机也鼓足了勇气。于是她便指向了所有开着M1的男司机,想要表达女性不能再受压迫了——你们今天谁都别想过去。

不过我倒并没有那么着急,所以我就决定在她后面开,看看她这样能挺多长时间。我时不时地对着她按两下喇叭,透过车窗也打探了一下她那边的后视镜,然后我也不禁皱起眉头。她可能也发现了,她和她强大新生的女性力量,实际上把我这么一个开着中置引擎车的中年男人的路给堵死了。

当然被堵的也不单单是我一个人,后面可排着一支超长的队伍,眼睛一望都望不到边了。后面可能有工人,有医生,还有出行的一家好几口人。路被堵成这个样子,可能也是为了报复我们男性几百年前对圣女贞德还有爱米丽·戴卫森的所作所为。

差不多又开了三十英里,后面终于有人耐不住了,不想再等下去了,于是开始从里面超车。但我倒是没走,我没有拐弯超车,也没有不耐烦地用手比划什么手势。我就是静静地坐在驾驶席上,和她保持着礼貌的距离,我想看看之后会出现什么事情。

最后,我们到了拉格比南边的马路。其实当局也根本毫无理由地,把车速限定在了50迈,而且还安了一堆平均测速摄像头,好让所有人都遵守他们的限速。

这么高压的规定实在绕不过去,所以我只能放慢了速度,悄悄地开到了里车道上,我后面的一堆人也都和我一样开过来了。她再检查后视镜的时候,你几乎都能感觉到她车子里面那股喜气洋洋的劲头,她坚持了,她也胜利了——她后面的蓝色跑车已经减速了,后面的其他男司机,不管是开卡车的还是开宝马的,也只能放慢速度。

现在她完全是一个人在公路上了,她赢了,她是个胜利者了,作为女性她算是取得了一次战果。不过她显然太投入了,到了50迈的限速区里面,她依然稳稳当当地开着69迈……

其实我要说清楚,我对女权主义事业是很同情的。可能单位的老板认为女员工会怀孕,女性们就会因为自己的性别而失业。但像我和詹姆斯·梅这样的老家伙却连电视都能上,这显然是不公平的——荧屏那些上了年纪的女性都悄悄地被扫地出门了。

不过,等到之后我看见地方法院把那辆标致车的女司机请走之后,我真是止不住地大笑起来。直到现在我想起来这件事,依然能笑出声。

鸣谢:Getty Images

Join In

Comments (1)

  • 好吧。。。。“女权主义者”,怪词。不应当是“人权主义者”吗?这位女士的做法,呃,是不是潜意识里承认了什么?

    克拉克森,如果你看过《海边的卡夫卡》,也许你会同样笑出声的 XD

      2 years ago
1